九州娱乐网ju11.net90岁余光中走了!让人流泪的《乡九州娱乐网ju11.net90岁余光中走了!让人流泪的《乡

2018-12-19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

今天

写《乡愁》的诗人余光中走了......


岁暮天寒,连日阴郁,倍添哀思。今日,bet9注册,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因病在高雄医院过世,享年90岁。冬日里,这个消息让不少人心中一凉。余光中,是写过《乡愁》的余光中;是在小学课本里陪伴一代又一代人成长的余光中;当然,更是用文字温暖了两岸人的余光中。


近日,余光中入院静养。原先只以为是天气多变、气温偏低,到医院检查後决定住院静养,没想到疑似有些小中风、肺部感染,然后转进加护病房;旅居在外的女儿们也从国外赶回,谢绝采访。今日,这位作品多选入课本、文坛的“璀璨五彩笔”过世了,亲人、文坛好友与许许多多书友们都十分伤痛。



入院静养突然病逝


气温骤降入院静养,突现肺部感染

今年10月,余光中庆祝90大寿,当日他以欧阳修的绝句“再至汝阴”抒发心情,“黄栗留鸣桑椹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没想到,10月由台湾中山大学为余光中举办的庆生会,成了他最后在镜头前的身影。


仅过了两个月,余光中就遗憾离世。据台湾媒体报道,12月12日,余光中传出住院疗养的消息,校方人员表示,最近台湾气温骤变,余光中日前到医院检查,医师建议他多休养,校方还到医院探望致意。没想到,住院后疑似有些小中风,肺部感染、转进加护病房;今日,余光中就遗憾离世了。

女儿余幼珊表示:家属都很伤心

台湾中山大学今天中午发布新闻简讯证实中山大学外国语文系荣誉退休教授余光中今日上午10时多病逝,家属不愿被打扰,谢绝媒体采访。


余光中女儿余幼珊电话受访说,父亲刚过去,家属都很伤心,不便受访,相关病情请向医院查询。



余光中和广州的不解之缘


余光中曾在华工“续写”《乡愁》第五段


我们今天看到的《乡愁》有四小段,分别描述了母子分离、夫妻分离、母子死别、游子与大陆的分离四个人生阶段。然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2011年12月11日余光中在华南理工大学讲学时,曾在千余学生面前亲自朗读了自己为《乡愁》续写的第五段。


据介绍,余光中当天在华南理工大学参加第三届世界旅游文学国际研讨会。围绕“行走的愉悦”这一主题,余光中与华南理工大学师生展开了智慧对话。当天的会议厅内人山人海,就连过道里和讲台前都坐满了学生。即便如此,仍有上千名学子候在门外,迟迟不肯离去。


余光中得知这一情况后大为感动,他主动走出会议厅,来到广场上与学子互动。“看到很多同学站在外面,虽然是寒冬,我感到暖流。”余光中向学生致以歉意,并与学生们合作朗诵起了自己的诗歌《乡愁》和《民歌》,其大家风范让学生们激动不已。


更令学生惊喜的是,余光中主动告诉大家,这些年来很多人都问他有没有续写《乡愁》。“要我续也可以,可是第五段我并不想收进来,只是一种说法”,随后他便大声朗读起了自己续写的《乡愁》第五段:“而未来,乡愁是一道长长的桥梁,你来这头,我去那头!”这一段描绘出了乡愁化作往来的桥梁,将海峡两岸紧密联系在一起、共同繁荣发展的图景,余光中对两岸统一的信心,在这一段之中得到了表达。


余光中在当天接受采访时还表示,《乡愁》里写的事情,从小到大到结婚到母亲去世,都是他的经历,“但到了第四段就是从‘小我’扩张到‘大我’,祖国这个‘大我’其实也是母亲。”


广州日报记者曾专访余光中:

我不是个畅销作家,我是一个长销作家



2009年4月,广州日报记者赴台湾专访余光中,以下是访谈内容。



广州日报记者 顾展旭 摄




采访余光中毫无例外仍然是从他的作品《乡愁》开始。4月9日的下午,在他位于台湾高雄的寓所内,余光中背靠着客厅的沙发,用淡淡的南方口音回忆起当初写下那首后来带给他巨大名气的《乡愁》一诗。他很认真地说,同一题材的诗他写了很多首,但是这首诗后来这么出名确实让他很惊讶。



《乡愁》之所以这么流行除了感情因素还因为好记、容易谱曲。


被誉为世纪诗人的他已82岁高龄,他笑称自己是一个“跨世纪的诗人”,虽然作品丰硕,但并不是一个很富有的人,却也不会饿死。因为他不是畅销作家,但是个长销作家。诗歌,他会一直写下去。


2009年清明节是大三通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两岸民众可以自由穿梭两地扫墓。余光中说,38年前他写《乡愁》时,台湾同胞想要回大陆探亲是根本不可能的。


记者:《乡愁》发表38年,这首诗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余光中:1971年,我在台北写下《乡愁》,38年过去了,我的所有诗中最流行的仍然是这首。人们甚至称呼我为“乡愁诗人”。1991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有人唱《乡愁》,之后这首诗被收入大陆教科书。这么多年,它被谱成10多种歌曲,目前有十五六种教科书都收录过这首诗。


我写过很多类似题材的诗,其实都不错,《乡愁》只是其中之一。之所以这么流行,除了感情上的原因,还因为它的语言非常单纯,背一段,四段都能背,好记,而且容易谱曲。


记者:你对两岸关系的发展有何期望?


余光中:两岸都是中华民族,我10年前曾讲过,不要因为短暂的政治而牺牲五千年的文化。台独想要“去中国化”是不可能实现的。难道他能不用筷子吃饭?难道能不吃粽子?这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是去不掉的。



广州日报记者专访余光中。


我不是很富有,但也不会饿死。因为我不是个畅销作家,我是一个长销作家。也就是说,我不会很卖座,但也不会消失。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写作的“四度空间”。仅在台湾公开发表的作品就有50多本。尽管已退休,但他仍在台湾中山大学教书育人。近年来受困于社会活动过多,无法安心写作,他自嘲:“自己现在就好像鲁迅说过的空头作家了。”


记者:你发表过这么多的作品,是不是也算比较富有的人?


余光中:我不是很富有,但也不会饿死。因为我不像金庸等人一样是个畅销作家,我是一个长销作家。也就是说,我不会很卖座,但也不会消失。而且我有自己的专业,台湾的教授退休待遇很不错,我拿到原来工资的80%。


记者:诗人天性敏感多情,现在你还会被什么“感动”吗?


余光中:会啊。所以我决定一直写诗写下去。我平时喜欢旅行,10年前多去欧美旅行,我和夫人一起,我开车,拿着一本地图走了很多地方。最近这10年,我们多到大陆各地旅行。


记者:未来有没有新的写作计划?


余光中:不可能有计划了。现在活动多于写作。许多人邀请我去演讲、访问,以前我都答应去,现在太多了,只能挑一些去。我很想在家里写点东西,但是接二连三的邀请实在推都推不掉。我的年纪也太大了,所以现在的日子是得过且过。


一个社会只要歌还发达,就不能说诗没落了。


对于现在诗这种形式的没落,余光中认为,现在流行歌曲很盛行,其实歌词也是一种诗。“没有歌词就没有歌。”他说,从唐朝开始,就有很多诗变成了歌。如《渭城曲》。一个社会只要歌还发达,就不能说诗没落了。


余光中曾经说过,诺贝尔文学奖是西方语系的奖项。华语世界可以举办自己的华语文学“诺贝尔奖”。


记者:你认为华语文学评奖怎样才能像诺贝尔文学奖那样成为权威?


余光中:诺贝尔文学奖因为是西方语系的,重心在西方,所以自然会有所偏向。这是中国人很难拿奖的原因。


大家注意,在全世界只有4亿人讲英语,而中国光讲母语的就有13亿人。我们的潜力很大,但一个奖项必须要有公信力。华语文学的评奖有没有公信力要解决三个条件:一是谁来办?二是谁得奖?三是谁来评?


记者:网络词语的流行对于华语文学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余光中:网络词汇的流行对现在年轻人影响很大。母语是我们的根本,不能荒废。尤其是文言文,学生必须学一点。“五四”以后,虽然我们用白话文写作,但文言文流下来的财产很多,比如几千个成语,大家一听就懂。像周杰伦的一些歌,歌词就有旧诗词的底子。

(文/广州日报记者 周祚、王鹤)


纵观一生辗转漂流


纵观余光中的人生历程,不难看出他一路的辗转和漂流。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1928年10月21日生于江苏南京,在秣陵路小学读书(原崔八巷小学)。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1947年,19岁的余光中考入金陵大学外语系(后转入厦门大学)。1948年,20岁的余光中发表第一部诗集。1949年,随父母迁香港,次年赴台,就读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2年毕业。1953年,余光中与覃子豪、钟鼎文等人共创“蓝星”诗社。1956年,余光中开始在大学任教,与范我存女士结婚。1961年赴美进修,获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学位。


余光中生前任台湾中山大学外国语文学系、高雄第一科技大学应用英语系讲座教授。还曾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長、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书院中文系系主任、美国西密执安州立大学英文系副教授等。早年为台湾新诗流派中蓝星诗社的成员,著有新诗、散文、评论、翻译、编辑等凡五十余种,多篇作品选入兩岸暨香港的大学、中学教科书。生前定居高雄。



余光中与妻女合影旧照。


余光中的人生羁旅既有痛苦的逃难,也有主动的选择,这使得他的诗歌题材相当丰富。在长期的流浪和漂泊中,在中西方文化的不断碰撞中,余光中以中国传统文人忧国忧民的意识,对中华同胞怀着血浓于水的深厚感情。


多个作品收入课本


代表作诗集《白玉苦瓜》等


“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这是梁实秋对余光中的赞誉,也成为他蜚声文坛的写照。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驰骋文坛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被誉为“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现已出版诗集 21 种,bet8欧赔;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


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资料视频:余光中朗诵《乡愁》


《乡愁》等多个作品收入课本


余光中在文学上有巨大的成就,与此同时,因为他的许多作品入选课本,也让他更加广为人知。熟知的诗作选录课本中的有《车过枋寮》、《翠玉白菜》、《乡愁》、《乡愁四韵》等,《乡愁》就是余光中入选课本的作品中最广为人知的诗作。散文如《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等,也广泛收录于大陆及台港语文课本。


在台湾升学考试语文科目中,余光中是最常入题的现代作家,近七年入题七次,几乎每年都出。


翻译过《老人与海》


除了我们熟知的诗人、作家身份外,余光中还翻译过书籍。2010年,余光中翻译的《老人与海》在大陆推出。《老人与海》出版于1952年,是海明威最负盛名的代表作之一。《老人与海》出版之初,余光中即着手翻译,余光中称《老人与海》是一篇“阳刚、壮阔、紧凑的杰作”。但由于种种原因,余光中所译版本一直无缘在大陆出版,直到2010年才正式在大陆出版。


据介绍,余光中历时两个月进行了对译本仔细的修改,“每页少则十处,多则二十多处,全书所改,当在一千处以上”。书中附海明威英文原文,这也可以让读者充分领略海明威的英文之美。



2011年12月11日,第三届世界旅游文学国际研讨会在华南理工大学举行,余光中发表演讲。 广州日报记者 乔军伟 摄


多次来祖国大陆讲学


余光中在中国台湾与大陆及海外文学界享有盛誉。他曾获得包括《吴三连文学奖》、《中国时报奖》、《金鼎奖》、《国家文艺奖》等台湾所有重要奖项,还多次赴欧美参加国际笔会及其他文学会议并发表演讲。


余光中曾多次来祖国大陆讲学,在多次公开采访中余光中丝毫不掩他对祖国大陆的热爱。1992年应中国社会科学院之邀演讲《龚自珍与雪莱》;1997年长春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其诗歌散文选集共7册,他应邀前往长春、沈阳、 哈尔滨、大连、北京五大城市为读者签名。吉林大学、东北大学还颁赠客座教授名衔。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曾朗诵演出他的名诗《乡愁》,此外,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东方之子》等栏目专题也曾向国内观众连续推荐报导余光中,造成很大的影响。



余光中语录


最不喜欢有人问我,你还在写作吗?听来就像是在问你还在呼吸吗”

半个多世纪以来,余光中一直保持蓬勃的创作力,笔耕不辍。2015年12月15日,台湾师范大学举办“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文学大师余光中教授特展”开幕及新书发表会,余光中特意从高雄赶来与专家学者及书友见面。会上,余光中说:“我最不喜欢有人问我,你还在写作吗?就算网络正在篡平面出版的位,我的作品仍经常出现在报刊上。这漫不经心的问题,我听来就像是在问‘你还在呼吸吗?’”


2015年,已经88岁高龄的余光中刚出版了自己的第20本诗集《太阳点名》,共收录82首,份量之重超过以往任何一本诗集,诗兴在耄耋之年呈井喷之势,九州彩票。余光中不无自豪地说“江郎才尽之咒语,多谢缪斯,始终未近吾身。”


《乡愁》20分钟就写完了,betway必威体育,这种情绪压在我心底已经20多年了。”

说起余光中,不得不提《乡愁》这首诗。1971年1月21日夜晚,余光中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回顾自己的人生历程,思念祖国亲人,诗情澎湃,仅20分钟,《乡愁》一挥而就。


余光中在2010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有朋友说,你文思怎么这么快呢?20分钟就写完了?我说这种情绪压在我心底已经20多年了。我离开大陆时只有十三四岁,那时我的文化水平和思想都还写不出这样的诗句。”



图:南方人物周刊


大陆是母亲,betway必威体育app,台湾是妻子,最喜欢的还是大陆母亲。”

余光中一生在多个地方生活过,当媒体记者问及他最喜欢哪个地方时,余光中说:“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虽然我在美国也生活过,但我一点也不喜欢美国。最喜欢的还是大陆母亲。我的妻子是江苏常州人,我出生在南京,我的祖籍在福建泉州永春,我很喜欢大陆。”


我写作,是迫不得已。”

当初为何选择走写作这条路呢?余光中2014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写作,是迫不得已,就像打喷嚏,却凭空喷出了彩霞;又像是咳嗽,不得不咳,索性咳成了音乐。”


余光中经典作品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1972.1.21


《白玉苦瓜》 

似醒似睡,缓缓的柔光里

似悠悠自千年的大寐

一只瓜从从容容在成熟

一只苦瓜,不再是涩苦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莹

看茎须缭绕,叶掌抚抱

哪一年的丰收像一口要吸尽

古中国喂了又喂的乳浆

完美的圆腻啊酣然而饱

那触觉、不断向外膨胀

充满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直到瓜尖,仍翘着当日的新鲜

茫茫九州只缩成一张舆图

小时候不知道将它叠起

一任推开那无穷无尽

硕大是记忆母亲,她的胸脯

你便向那片肥沃匍匐?

用蒂用根索她的恩液

苦心的悲慈苦苦哺出

不幸呢还是大幸这婴孩

钟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

皮靴踩过,马蹄踩过

重吨战车的履带踩过

一丝伤痕也不曾留下

只留下隔玻璃这奇迹难信犹带着后土依依的祝福

在时光以外奇异的光中

熟着,一个自足的宇宙

饱满而不虞腐烂,一只仙果

不产在仙山,产在人间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为你换胎的那手,那巧婉

千睇万睐将你引渡

笑对灵魂在白玉里流转

一首歌,咏生命曾经是瓜而苦

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

1974年完成

前尘隔海。斯人不再。听听那冷雨。

世间再无余光中,

但乡愁永远都在。


部分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徐静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潘慕英

综合自新华网、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等



相关的主题文章: